东北混血[x

咸鱼趴冷cp坑底。深爱着产粮的太太们。想做一个温柔而坚强的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赞美太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star sky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酥:

自由

P2是过程

有位同学看到图后推荐了一首歌,歌词可以说很配雷狮了

---------------------

<Star Sky>

Here we are
我们在此
Riding the sky
翱游天际
Painting the night with sun
绘夜色璀璨
You and I, Mirrors of light
你我交相映
Twin flames of fire
似两团火焰
Lit in another time and place
闪亮彼时彼地
I knew your name
我知你的名
I knew your face
常忆起你容颜
Your love and grace
你的爱和仁慈
Past and present now embrace
昨日今日交相汇
Worlds collide in inner space
世界激荡于心
Unstoppable, the song we play
唱响我们不息的战歌。

Burn the page for me
燃烧旧我
I cannot erase the time of sleep
唤醒沉睡
I cannot be loved so set me free
我不能被爱,请赐我自由
I cannot deliver your love
我不能接受你的爱
Or caress your soul so
也无法抚慰你的灵魂。


Turn that page for me
为我翻开新篇章
I cannot embrace the touch that you give
我不能接受你的怀抱
I cannot find solace in your words
也找不到安慰的话语
I cannot deliver you your love
我不能回报你给的爱
or caress your soul
也无法抚慰你的灵魂。


Age to age
年复一年
I feel the call
感受心灵呼唤
Memory of future dreams
未来梦想记忆
You and I, riding the sky
你我搏击长空
Keeping the fire bright
让烈焰永不熄
From another time and place
从彼时彼地
I know your name
我知你的名
I know your face
常忆起你容颜
Your touch and grace
你的抚慰和仁爱
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
时间无法泯灭
What our hearts remember stays
我们心之羁绊
Forever on a song we play
永远驻留在,我们一起的歌声中。

Burn the page for me
燃烧旧我
I cannot erase the time of sleep
唤醒沉睡
I cannot be loved so set me free
我不能被爱,请赐我自由
I cannot deliver your love
我不能接受你的爱
Or caress your soul so
也无法抚慰你的灵魂。


Turn that page for me
为我翻开新篇章
I cannot embrace the touch that you give
我不能接受你的怀抱
I cannot find solace in your words
也找不到安慰的话语
I cannot deliver you your love
我不能回报你给的爱
or caress your soul
也无法抚慰你的灵魂。

【酒茨】不想洗碗可能是病

千川:

妖怪们都活到现代的故事,黑芝麻汤圆。
1.5w完结,含玻璃渣,HE。
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总之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吧。

——————————————————————





又忘带钥匙了。

茨木童子站在公寓门口,左右看了看,确定四下无人之后,微微侧身背对监控,左手的一根指头灵活地插入锁孔,延展变形。
咔哒,门应声而开。

“挚友啊,我回来了!”
茨木将手里的袋子放下,冲窗边的人打招呼。
“哦。”那人只是转头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去注视着窗外。
“高层果然风景很好吧?可惜我们已经在这里住了很久了,下次搬家也挑间能看夜景的房子吧。”茨木从冰箱里拎出食材,挽起袖子,熟练地开始做晚饭。

时间总是能改变很多东西。
数千年以来,人类与妖鬼精怪共同生活在这片大地上,荒地中立起村庄,村庄变成了城镇,又变成了高楼林立的城市,人类的足迹渐渐遍布各地。原本藏身于阴影中的妖物们,在文明的灯火下无所遁形,只得带着伪装融入人群,学着过人类的生活。
毕竟是数一数二的大妖,这个过程没有花费茨木童子太多时间,眼下他正游刃有余地边煎蛋边看顾沸滚的汤锅,模样丝毫不像传说中食人的恶鬼。

一人份的晚餐并不耗时,片刻后他已坐在桌边,酒吞童子仍靠在窗前,手中端着万年不变的酒盏。
“今天的委托也没花什么力气,八百比丘尼那家伙骗我说对方很强,害我兴奋了一阵子,结果只是个被害的怨鬼,还碰见了地府新来的鬼使,”茨木嘴里塞着食物,含混不清地对酒吞抱怨,“一个两个都太弱了,果然只有挚友你,才是位于鬼族顶点的男人啊!”
“别给本大爷瞎盖帽子了,觉得轻松是因为你也很强。”酒吞火红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去了几分凌厉的气势,整个人看起来慵懒而放松。
“如今约束颇多,我已不能随意动用力量了,更及不上挚友之万一。当然,收拾几只小杂鱼还不在话下。”
“迟早有一日,大妖们都要隐入山野销声匿迹,小妖于人世中艰难讨生存。”酒吞神色平常。
“是是,挚友料事如神,”茨木仰头饮尽碗中的汤,起身收拾桌子,“只是这样的世界实在无聊至极,我已经很久没有碰到势均力敌的对手了,忍不住有些怀念从前。”
说话间他已将碗碟放进水池,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笑眯眯扭头看酒吞:“挚友啊,来帮我洗碗如何?”
酒吞不说话,只是挑了挑眉。
“说笑的,这种小事怎么能劳烦你。”茨木见他这般反应,打了个哈哈,低下头自顾自清洗碗碟。
古朴的黑陶盘有着与外表不符的细腻触感,无比安分地躺在他的手中。他已经习惯幻化出双手,以便像个真正的人类那样做事。若不是细微的妖力流动提醒着他,他自己都快忘记,右边袖管本是空空荡荡。

将一切打点妥当,茨木穿过屋子来到酒吞身旁,掌心浮起一片金色的妖气结晶,那是他今天得来的酬劳。
他手指捻着那块小小的晶体送到酒吞唇边,看着对方咽下去,指尖似乎蹭到了微凉的嘴唇,又好像只是触及唇畔吐出的气息。
总之,他很快收回了手。
而酒吞一无所觉,问他:“喝点酒么?”
“不了,”茨木却笑着拒绝了挚友的邀请,“我太累了,想先休息一下。”

他就这么靠着酒吞脚边坐下来,毛刺刺的脑袋搁在酒吞膝上。
好像真的非常疲倦了,他的声音都轻飘飘地浮着:“挚友,你是不是瘦了,有点硌……”

屋子里很快安静下来,窗外的城市灯火通明,将黑夜都硬生生逼退几分。
而繁星不为所动,仍高悬于天际,在更深沉的黑暗之中孤独燃烧。







对于妖怪来说,其实没有酒量这回事。
若只是单纯由谷草果花酿成的酒,运转妖力便能够将酒意化解。
掺入了妖力的酒则是另一回事了。饮酒的同时,也放陌生妖气进入体内,不管酒的主人有无恶意,都会与自身力量相斥,由此产生的刺激和颠倒感,倒是与醉酒颇为相似。
所以茨木童子可以称得上是酒量很好,人间再烈的美酒,千杯不能令他醉,常以安倍晴明一句暴殄天物作为结束。
茨木童子的酒量也实在有点差劲,毕竟酒吞童子的酒,蕴含极其浓纯的妖力,可不是谁都能消受。

譬如说此时,他正仰面躺在酒吞童子膝上,脸色微微发红,眼神亦有点散。
“啧,这么快就醉了?”酒吞见他这副餍足模样,起了些恶作剧的心思,手中酒盏微倾,冰凉酒液如珠滴落在那饱满的额头上,又从皮肤表面流过,淌进蓬松的白发里。
“这等好酒,实在令人把持不住,挚友你不愧是精通此道的男人。”茨木呼出一口灼热的吐息,仰着脑袋努力去看酒吞的脸,眼里望见了,便对他露出一个有些痴傻的笑容。
“比人间的酒如何?”
“那些东西怎么能与你亲手酿制的酒相提并论?这酒光是闻一闻气味,便教我热血翻涌妖力激荡,入口十分辛辣,回味却甘醇厚重,啊,能喝到这样的酒,是挚友对我的肯定啊,这真是无上的殊荣……”
“闭嘴吧你。”酒吞眼见他又要开始喋喋不休,不客气地打断,“本大爷只是觉得,今后与你一起喝酒的日子还长,总不能一直藏私,不如让你早点适应这个味道。”
“嗯,挚友说得对。”茨木倒真的没有继续与他争辩了,只是十足放松地摊开身体,一对金目舒服地眯起。
酒吞被他飘飘悠悠如在云端的快乐情态取悦,也笑起来。
“茨木童子啊,我有时真觉得,没人比你更适合做鬼。”
“什么?”茨木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追问一声。
“没什么。”酒吞笑着呷一口酒,转了个话头,“其实人间的酒,自有人间的妙处,我以为与我同饮这些年,你也该学会欣赏了才是。”
“挚友,你也知道我向来如此,人间的酒都太过单薄,不能令我这颗嗜战的心感到兴奋。”
“你这家伙,仗着自己一身蛮力,便能将人类不放在眼中了?”酒吞屈指弹他妖角,惹来一声短促的吸气。
“愿听挚友教诲。”

“你看这山下的人类,与妖鬼居于一处,上山采个草药都提心吊胆,随便一只未开化的小妖,都能伤害他们,但他们还是努力活着,甚至慢慢想出对抗我们的办法。”酒吞低沉的声音带着奇妙的韵律,“人类寿命短暂,是转瞬凋零之花,但由此而来的生存之心强烈得可怕,藉由这样的欲望,他们总会建造出更宏伟的都城,培养出更强大的阴阳师。迟早有一日,大妖们都要隐入山野销声匿迹,小妖于人世中艰难讨生存。”
“……挚友见地独到,”茨木想了想,觉得好有道理,当然,酒吞的话总是有道理的,“若真到了那时,你我又当如何呢?”
“或隐藏身份于人群中戏耍,或寻一处避世的居所径自逍遥。”酒吞拨弄着手底下散乱的白发,不似看起来那般嚣张,手感意外地非常柔软,“但你这般粗心的家伙,真能藏得住自己么?”
任茨木此时思维如同浆糊,也听出这是在取笑他了。
“我化人形的本事是很不错的,足可蒙蔽常人。”他小声辩解。
“是么?不知是谁在那人类武士处丢了一截手腕?”酒吞似笑非笑。
“那是我太过心急的缘故。”茨木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正是如此,”酒吞拍拍这孩子气的大妖脸颊,“你过于崇尚力量本身,反而会受到力量的蒙蔽啊。”
茨木不作声了,像是在思考,酒吞亦耐心等待他的结论。
片刻后白发大妖却放弃地翻了个身,脑袋埋在他大腿上:“太麻烦了,果然还是追随挚友吧。”
“你这家伙……”酒吞被他气笑了,“那你自己做什么?”
“自然是做挚友你想让我做的事。”茨木爬起来面对着酒吞,眼神认真,“我会永远是你的助力,总有一天,你会成为整个鬼族的王,若是那时能够站在你的身侧,我便没有别的心愿了。”

酒吞的神色有些复杂,最终什么也未说,只是又给茨木添一盏酒。
他垂下的手动了动,指尖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压住了茨木空荡荡的半边衣袖。

“说起来,听闻南边摄津国有造酒世家,这一代传人的本事更是非凡,酿出的酒竟能引人梦见自己所思之物。”对饮片刻,酒吞想起一桩传闻,便说与茨木听。
“人类的酒怎能有此功效,多半是以讹传讹,”茨木放下手中酒盏,“不过能博得如此声名,想来也有过人之处。挚友好奇,我便去替你取来。”
“好啊,”酒吞懒洋洋地歪在鬼葫芦上看他,“摄津原本是你家乡吧?可不要流连故土一去不回。”
“我早已不记得那时的事了,”茨木心知他说笑,也不在意,“我在这大江山也生活了许多年头,若说有家乡这回事,那么这里才是我的家乡。”
酒吞愉快地笑出声。
他今日未束发,火一样红的浓密长发垂在肩头,不复平日的凌厉。茨木只觉得这个笑格外好看,却说不出原因来,只是看着他嘴唇开合的形状出了神。
“那么,本大爷就在这里等着你回来吧。”







初春的天气尚有些凉意。
白发青年双手抄在牛仔裤口袋里,不紧不慢地走在街上,路过一家宠物店门口时,他停下来,向橱窗内看了一眼,笼中的幼犬似被什么惊吓般向后缩去,撞着笼壁低声呜咽。闻声而来的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有一头活泼的粉红色长发,手还未碰到笼子就看到了橱窗外面的人影,直直愣在了那里。
茨木对那小姑娘呲牙一乐,看着她像小狗般瑟缩了一下,才继续往前走。

拐过街角,面前是一家旧书店,他径直推门走了进去。
店堂很大,左侧是一排排整齐的木书架,颜色乌沉,看起来已有些年头,码放着泛黄的书册。门口悬挂着古旧的风铃,不知为何没有发出一丝响声。柜台里的红衣女子眼神妩媚地冲他微笑,他并未停留,熟门熟路地在书架之间穿梭,很快走到了尽头,那里另有一扇朱红色的木门开在墙上,四周封满肉眼不可见的符咒。
他以左手推开门,走进去的瞬间,已化为鬼相。

庭院里依然杂草丛生,保持着主人尚在时的模样。古老的樱树已经绽开了零星的花朵,八百比丘尼坐在树下饮茶,衣摆上织着幽蓝雀羽,衬得她如同少女,那些来提过委托的人类绝想不到,这个总是言笑晏晏的年轻风水师,已在世上活了千年之久。
“来得挺早嘛,”她已经瞧见了茨木童子,打量几眼,笑眯眯道:“衣服很可爱哟。”
茨木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熊脸T恤,脸色一黑:“出门没注意,穿错了。”
“还是不肯给家里装镜子呀。”八百比丘尼似乎轻叹了一声,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稍坐一会吧,他们很快便来了。”

八百比丘尼说很快,便准没错的。
手里的茶尚温,院中池水便开始翻涌,荒川之主裹着水波现身,一同浮起的还有一只蓝色的蚌状物。
“许久不见了。”荒川摇着扇子,抛来一点金光,言简意赅:“麾下水族于河川中游治水,寻获此物。”
“多谢。”茨木将那物纳入手心,点头致意,未再多说。他和荒川秉性相近,素来看不对眼,这次兴许也是看在已故的阴阳师面子上,才肯帮忙。
荒川却颇有兴致地瞧着他,直看得茨木脊背都要发毛了,才慢悠悠道:“吾从前不知,茨木童子竟有如此一颗不拐弯的脑袋。”
“想打架?小拳拳锤你啊。”茨木威胁地晃了晃鬼手。
荒川扫了一眼仍留在池边和鲤鱼精说话的椒图,神色淡定:“打得死尽管来,让你一爪。”
“……”
茨木不想搭理他,一口喝干杯中已经开始变冷的茶,起身走人。

回到家中已是午后,酒吞在窗前晒太阳,他闭着眼,英挺的轮廓笼罩在一团柔软的光晕里。
茨木在一步之遥站定,望着此刻显得异常温和的酒吞,看了片刻,好似中了魔障般,小心翼翼地向他伸出手。
眼看手指将要触到那人脸颊,他却猛然惊醒,迅速将手收回。
似乎有所觉察,酒吞睫毛动了动,睁开双眼。

“吵到你了吗,挚友?”茨木抱歉地询问,在飘窗另一头坐下。
“没有,只是天气太好,本大爷也忍不住想躲个懒。”酒吞声音有些低哑。
“我刚才见到荒川了,还有那个见人就脸红老往蚌壳里躲的人鱼。”茨木将方才发生的事情说给酒吞听。
“身为一川主人,未免也太闲了些。”
“那家伙还是从前那副凑热闹的性子,实在讨厌。不过,他眼下仍居住在荒川,统领着河中水族,以他脾性,竟能与沿岸住民周旋,令人惊讶。”茨木想了想,又带着更真切的歉意道,“倒是委屈挚友你了,每日只能待在这狭小的室内,我一定会助你早日恢复力量,届时你便能重整威风,统帅众鬼了。”

酒吞不答话,一双眼只是瞧着茨木爬起来。他二人原本相对而坐,飘窗狭长,茨木索性膝行过去,将身体撑在酒吞上方,另一只手将那片结晶喂过去。
这个姿势令他们呼吸相闻。
茨木知道酒吞的眼睛是紫色的,但他从未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过,那双眼此刻像是山洞中蒙尘的宝石,晦暗不明。
这张脸的每一寸每一分,他都极为熟悉了,唯有这双眼中的神采,根本难以想象描绘其万一。

茨木抿唇,起身离开酒吞,也离开那种朦胧惑人的气氛,又像是急于掩饰什么,单手开了一罐啤酒,一口气灌下去。
“快了,就快了。”
他的声音很轻,不知是对酒吞说,还是仅仅说给自己听。







“挚友啊,我回来了!”
茨木拎着酒壶,老远就看到了树下的酒吞,他兴冲冲地大喊着加快了步伐。
待近前一看,酒吞却靠在树旁半阖着眼,一副未睡醒的模样。
“我吵醒你了吗,挚友?”茨木蹑手蹑脚地蹭到他旁边蹲下,见他抬眼看过来,心虚地问道。
“没有,只是天气太好,本大爷也忍不住想躲个懒。”酒吞显然不打算再睡,坐起身来,注意力转向他手中的酒瓶:“哈,这么快就取回来了?路上可有什么新鲜事?”
“北方雪大,一路都不曾碰见什么人类踪迹,只有几只在深山里游荡的雪女,她们的冰冻之术倒十分有趣,可惜还是抵不过我的黑焰。”茨木揭开壶口的纸封,将清亮的酒液注入盏中。
酒吞以审视的目光看他动作,懒懒道:“你去了安倍晴明那里。”
语气笃定。
“……瞒不过挚友。”茨木手一顿,坦然承认。
“见到红叶了。”
“……是。”
“她还好么?”

茨木低着头不回答,酒壶几乎被他捏碎在手里。
“为何不回本大爷的话?”
“……已经过了这么久,挚友为何还是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茨木咬牙切齿,“早知如此,当初我就该拧断她的脖子。”
“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坐在这里?”酒吞却没有发火,甚至有些玩味地看着一身戾气的茨木,“你怎的如此仇视她?”
“那女人令你堕落了!你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一点从前的影子都看不见,那副可笑的姿态,不该出现在你身上!”茨木越说越激动,手心不自觉溅出黑色的火花,烧穿了陶土酒壶。
是手腕上突然传来的压力令他回过神来,酒吞按住了他的鬼手,正注视着残破的酒壶,清澈的酒水流淌出来,溅落在脚下的泥土中。
“挚友,我……”
“茨木童子,我看你的脑子也就是这么点大了。”酒吞放开手,端起酒盏,“利用安倍晴明的时候不是挺能耐么,怎么就转不过这个弯,本大爷何时说过还对她念念不忘了?”
茨木语塞。
酒吞见他这个样子,亦有些无奈:“本大爷从前确实很欣赏她,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她如今已不是我认识的红叶,也找到了追寻之人,本大爷只愿她不再堕落,在安倍晴明那里过得好,便能觉得宽慰了。”
“……她过得很好,”茨木只得坦白,“我也不会再对她做什么,挚友,你可以安心了。”
“如此便好,你这家伙,对感情的事还真是一窍不通。”
“吾等为鬼,遵从自己的欲望生活,何必想那么多?况且,挚友的事情让我明白了,强者只会为情感所累,我再也不想看到你那失去本心的样子了。”

这回换酒吞语塞了,大约是压根不曾想到,他给茨木做了一个多么坏的示范。
“你啊……”他头疼道,“论事岂能如此绝对,世间大妖诸多,你观他们平日又是如何?”
“我不知,”茨木坦然摇头,“我只在意挚友的事。”
“你看阎魔,冥界那么个阴湿狭窄的地方,她能心甘情愿留在那里,想必你也知道原因;大天狗,那家伙还在追随着那个蠢货,嘴上说是为了大义,我倒怀疑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大义究竟是什么,也是不像样子;还有荒川之主,似乎也加入了大天狗他们一伙,身为一川主人,未免也太闲了些……”酒吞将大妖们嘲讽个遍,最后总结:“再强大的妖怪,行事也不过按自己的兴趣,只是各自所求不同罢了。感情也并非什么坏东西,你无需如此忌惮。”
“我不需要那种东西,我只要追随挚友你就足够了。”茨木固执地反驳他。
“哈,是么?”酒吞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般大笑起来。
笑毕,他凑近前来,几乎是贴着茨木的耳朵道:“本大爷眼见红叶堕落,你眼见本大爷因此颓废,你又怎知这两桩不是同一回事呢?”

茨木张口结舌,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酒吞见这厚脸皮的家伙难得流露出窘迫样子,却是可怜又可爱,忍不住揉了揉他头顶蓬乱的白发。
“你还是不明白啊,茨木童子……”他紫色的眼睛里含着奇异的情绪,“终有一天,你也会懂得这种感觉,到那时,你便明白我的意思了。”
像是自言自语一般,他又轻声道:“没关系,反正我们时间多得很。”

风扬起酒吞束成一簇的火红头发,与其主人的个性一般张扬热烈,随时要将身边一切都拖进那片火焰里去。
茨木忽然不想继续思考刚才的问题了。
酒吞说得对,他想,他确实不明白那种火热的恋慕有何动人之处,他深切地明白这世界的残酷,若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傍身,根本无法生存,遑论谈情说爱了。
但幸好,他遇到了酒吞。
他这样强,这样睿智,宛如一片混沌之中的明灯。
若是一直留在他身边,即使是不明白的事情,总有一天也会迎刃而解的吧。
此时此刻,便专心喝酒好了。
——今日的酒,味道为何如此美妙呢?







说起春日风物,樱花绝对是有代表性的一种。
不同于桃花的热闹活泼,也不同于紫藤的温婉娴静,樱花开到盛极之时,绚烂中有着决绝的气势,于一夕之间肆无忌惮地挥霍生命,而后安然凋零。
茨木童子站在河岸边,看着纷乱的樱花坠入水中,想起已有很久没见过栖息在庭院樱树上的花妖了,大约是又去陪伴那个转生的人类了吧。
安倍晴明弥留之际,放了式神们回归山野,一部分舍不得相处已久的同伴,留在了庭院里,等待阴阳师从轮回中归来,离开的妖怪们,亦常回到故地探访旧友,到如今已有几百年的光景。
作为式神中最强大的几位之一,茨木起初对这种交流兴趣缺缺,但随着时间流逝,周遭的世界越来越陌生,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阴阳交界之地,成为了与过去链接的一环,妖怪们将某一部分的自己寄存于此,踏入庭院之时,便能被同类迎接。
过于漫长的生命,的确是一种枷锁。



此时是黄昏时分,离约好的时间还早,茨木漫无目的地在商业街中闲逛,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地方。他停下来想了一会,才从橱窗里摆放的陶器辨认出,家里大半东西购于此处。
那时他刚结束了在邻市的事情,搬来此处,八百比丘尼来送乔迁礼物,结果看到了一间空荡荡的屋子,不由分说拉他出来采购了整整一车物品。
茨木还记得那天的店员是个健谈的小姑娘,见他们挑选了一套黑陶器具,便笑嘻嘻地介绍说这种碗碟比一般陶器轻盈许多,又好清洁,想必太太支使先生洗碗也会更轻松,竟是将他们二人当成了夫妇。
“你别看他这样,他可是一手包揽家务的男人哟~”茨木还没来得及澄清,八百比丘尼已经笑眯眯地接过话茬,他心知这女人爱调侃的老毛病又犯了,也懒得理会。
“啊?”小店员看着高大健壮一脸冷淡的男人有点犯傻,但很快就回过神来,“那太太可真是幸福呀,不过家务这种事,还是两个人共同分担比较棒!你下厨他洗碗,不觉得也有种默契的浪漫吗?”
“是啊。人间夫妻,正是如此互相扶持,才能平平淡淡地走过一生。”八百比丘尼笑意盈盈,“可惜他呀,脑袋太轴,许多事情定要亲力亲为,旁人真是抢都抢不来。”

茨木向店里望了一眼,没见到那个紫色眼睛的小姑娘,便继续向前走了。
他见多了颜色各异的眼瞳,但任人类的化妆术如何神奇,也模仿不出那种鲜活感。



踏进庭院的一瞬间,茨木的眉头就拧了起来。
这个气息……

他紧抿着嘴唇,快步穿过院子,来到绽开云霞的樱树下。两个看起来一般高的男孩子,正背对着他站在那里,与八百比丘尼交谈。

不会错了,这个令人厌恶的气味,是……
其中一个转过身来,清澈的蓝眼睛望向他,唇角扬起了一点弧度。

“安倍晴明。”

茨木面无表情地一个黑焰砸过去。
“哧”地一声,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空气里破碎了。
“怎么一见面就是这个态度?”黑发少年也回过身,结印的手还未放下,眼神轻慢。
“一天没捏碎你,就一天是这个态度。”茨木语气森冷。
“……好久不见了,茨木童子。”白头发的少年走过来,那张脸俨然是分别已久的阴阳师的模样,带着一点未长开的稚气。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茨木竭力压制住心里咆哮的破坏欲,“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那场几乎颠倒两界的大战,令双方都颇花了一些时间恢复创伤。但除了参战的众人,无人知道黑晴明并没有死。
被蛮力拆分的灵魂,早已各自独立,无法融合,却保持着根源上的共性,像并蒂而生的花,一损俱损。阴阳师只能以自身为容器,将负面的自己永久地锁起来,用尽了余生与其争斗。没有人知道,这个安倍晴明“善”的一面,是不愿离开自己守护的世界,还是对于不被接纳的自己的反面怀有一丝难言的愧疚。
——简而言之,他们一同死去,如今又一同转生。
“没有提前和你打招呼,是我的不对。”晴明抱歉道。
“……哼,你明知我恨不得生撕了他,还是说你想陪着他一起去死?”茨木依旧难平怒火,但见只到自己腰那么高的少年费力地仰着头,便索性坐到了地上。
“对不起,但这件事情怎么说,都是因我……或者说我们而起,既然已成定局,我便有约束他的责任,”晴明不欲多说,转而问他,“你的……收集得如何?”
“我也不知道,妖气已经在慢慢聚合了,想来也快要完成了。”茨木面上的神情总算放松了一些,“大概要不了多久,我的挚友酒吞童子便能够恢复往日的风采,啊,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与他一战,然后败在他手下……”
晴明只是默默听他背起那套所有人都已无比熟悉的说辞,脸色复杂。

然而一旁突兀地插进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
“酒吞童子?呵,都好几百年了,你还没把那家伙的尸体拼起来啊?”



黑火瞬间燃起,草木尽数枯萎,方才生机盎然的庭院里只余下一片死气。
“若不是白痴阴阳师,你以为我会对你手下留情?”茨木冷冰冰地看着被巨大鬼爪整个攥住,却兀自面带讥笑的黑晴明,声音里透着可怖的寒意。

“茨木童子,够了……停手吧。”
有人拉了拉他的袖子。
茨木转头,见晴明已经支起了结界,原本各自玩耍的小妖怪们吓得抱成了一团,正惶恐地注视着他。
他心里呼号的怒火突然散去,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余下一片空荡荡的茫然和厌倦,只觉得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于是他松开鬼手,看也未看跌落在地狼狈咳嗽的黑晴明,拂袖离开。

他在黑夜中跌跌撞撞地行走,穿过一条又一条街巷,连妖角都忘记化去,惨白的月光将他怪异的影子在地上拉得老长。
回过神来时,已经站在自己的公寓门口。

他就这样安静地立在原地,面对一扇一戳就破的门板,一动也不动。
打开它,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叫嚣:快打开它,你所希望的一切都在这扇门后面,过了这道门,谁也不能再伤害到你们。
然而又有另一个细微的声音在说着,这样真的好吗?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茨木被脑子里的声音逼得快要发疯。
他的手在锁孔前徘徊了几个来回,终于还是将门打开了。
金色的瞳孔微微收缩,很快又平静下来,恢复至深不见底的黑。
他走进去,像每天回到这间屋子时所做的一样,轻轻带上了门。







“茨木童子,你烦不烦?为什么老是跟着本大爷!?”酒吞忍无可忍地转过身,冲身后尾随他好几天的白毛妖怪吼。
这怒火冲天的样子,真是吸引人啊,不愧是我认定为挚友的酒吞童子。
茨木心里想着,嘴上也不知不觉说了出来。
酒吞脸色更是黑如锅底,一葫芦砸过来:“因为本大爷强,就必须做你的朋友?到底是我听你的还是你听我的?我酒吞童子从前没有朋友,以后也不会有,你别再追着我了!”
茨木猝不及防挨了一下,以为酒吞终于肯跟他打架,心里更兴奋了,待要还手,定睛一看,面前却没了酒吞的影子。

去哪了呢?
茨木全神贯注地感受着妖气流动的痕迹,然而酒吞童子的大妖名号不是平白无故得来,他想要隐藏行踪的时候,任谁都无法找到。
一番努力无果,茨木也不得不放弃,转而思考起别的办法。
突然他眼前一亮,想起酒吞童子喜爱美酒与少女,常常化身英俊少年去城中猎食的传闻。
于是当天黄昏,朱雀大道的桥上出现了一个女子,身着白底花鸟纹袿和紫色长袴,掩在市女笠下的面容看不真切,露出的下颌却如明月一般圆润皎洁,引得路人纷纷猜测,是哪位贵族小姐在此等候心爱情郎。

一连在桥上守了三天,打发走无数搭讪之人,饶是茨木童子意志坚定,也忍不住有些烦了。
今日天色阴沉,云层背后隐有雷声传来,眼看即将落雨,街道上行人稀少,茨木叹了口气,心想也就到此为止了。
正在这时,一把绢伞递到他面前,伴随着若有似无的奇妙气息。
“我观小姐独自在此等候许久,想必那人已失约了,小姐还是尽快归家吧,淋了雨会生病的。”
嗓音也如此醇厚。
茨木小心翼翼地抬眼望去,立时精神一振。
好一个英俊少年。
茨木总算明白传闻的由来,酒吞这张幻化出来的人类皮相,与他自己原本的面容竟有七八分相似,只是黑发黑眼,少了邪异之气,如何能不英俊?

酒吞见眼前女子不接话,只是胆怯又好奇地躲在纱帘后面瞧着他,小鸟儿一般的模样令他心底发痒。
他又温言道:“小姐不必惊慌,我并非歹人,只是见您身姿柔弱,心生怜惜。小姐若是信得过我,我知道一处躲雨的地方。”
这是把我当作猎物了,茨木心中窃喜,面上却不显,轻轻点头,便跟随他走下了桥。

万没想到,酒吞只是带他到桥背后的一座亭子,便要告辞离去。
茨木眼见酒吞转身,一时没反应过来,身体条件反射地上前去扯他衣摆,奈何并不习惯女性衣装,双脚一绊,整个人直直往前栽去,酒吞被扯得回身,刚好见到这一幕,迅速沉下身体,将跌倒的女子揽进怀中。

雨不知何时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
遮面的薄纱在下坠时被掀过斗笠,女子精巧的面庞映入酒吞眼中。黛眉斜飞,杏眼微嗔,五官有些英气,是模糊性别的美,樱花颜色的嘴唇半张,隐隐露出洁白贝齿,令人忍不住生出亲吻的欲望。
他的目光不自觉地软了几分,看在茨木眼中,简直称得上是温柔含情。
茨木哪里见过这样的酒吞?他几乎是立刻就被迷惑了,那人身上隐约的酒香,混杂着雨天潮湿的水气和草木清香,将他包裹起来,令他眼前都变得朦胧,脑子也混沌沌的了,他梦呓似的开口,问出了心里盘桓不去的疑惑:

“你不吃掉我吗?”

正在盘算如何下嘴才能不惊跑怀中美人的酒吞闻言一愣。
吃?她说的是哪个吃?那个吃?她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不对,这女子的容貌,细看来似乎又有些眼熟……
酒吞又抬起对方小巧的下颌,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直到记忆中浮现出一张十分相似的面容,渐渐重叠。

“茨木童子???”

茨木还没来得及说话,便感觉揽着他的手臂抽走,他失了支撑,顿时摔在地上。
他有点懵地抬起头,见酒吞正咬牙切齿地盯着他。
“你这蠢货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无聊到没有别的事可做了吗?”
“对啊,我无处可去,无事可做,只想陪伴在挚友身侧,奈何挚友不愿见我,我只得出此下策。”茨木知道身份已被拆穿,索性大方承认。
“哈,本大爷真是低估你的无聊程度了。”酒吞看起来非常生气,见茨木又要张口,直接捂住了他的嘴,“你听着,从哪来的回哪去,本大爷讨厌被人这么黏着,早知道你这么麻烦,一开始就应该杀了你。”
“……”茨木不出声。
“听见没有?”酒吞眯起眼。
茨木艰难地点了点头。
酒吞这才想起他还堵着对方的嘴,立刻抽回手,转身便走,还不忘又抛下一句:“不准跟来!”
“哦。”茨木还跪坐在地上,看着酒吞走远了。

他心里忽然有些奇特的情绪。
想他纠缠酒吞这么些时日,没少遭受对方的冷眼,断然没道理被骂一通就消沉了。此时异样的感受,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什么,眼前却无端地浮现出酒吞那个温柔的眼神。
自他有记忆以来,从没有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
他手掌按着冰凉潮湿的石板,觉得那凉意一丝丝钻进了骨头里。

“喂。”
不知过了多久,有个熟悉的声音在亭外响起。
茨木茫然抬头,见酒吞一脸不耐烦地抱着双臂站在细雨中,手上拎着个坛子。
“啊,怎么回来了,挚……酒吞童子?”
茨木下意识换了个称呼。
“……”酒吞像是愣了一下,“你刚才说,你无处可去?”
“是。”
“你,会喝酒么?”
“啊?”
“本大爷今日是来城中取酒的,我已经很久不吃人了。”酒吞晃了晃手里坛子,“一个人喝酒实在无聊,你倒也是个不错的消遣。”
“……哦。”茨木还愣神着,不知酒吞为何突然转变态度。
“哦什么哦?活在梦里呢?还不起来跟本大爷走?”酒吞真是横竖都要被他气死,想了想又补充道:“变回你原来的样子。”
“好,我这就来。”茨木化成鬼相,快步跟上酒吞,脑中还是云里雾里,只能想到一件事:
如果真的是梦,但愿这个梦不要醒得太快。


茨木睁开眼睛。
温暖的阳光洒落在他脸上,令他眼前一片朦胧。
他仿佛还沉浸在美梦之中,仍垂着眼帘不愿醒来,手脚摊开,就这样躺在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任视野渐渐适应了那过于明亮的光线,看见空气中飞舞的细小尘埃,安静束起的米白色窗帘,洁净光滑的大理石飘窗,以及惯常坐在那里的——

不,没有任何人坐在那里。
那里只立着一个半人高的、怪异又丑陋的葫芦。







人类的酒如此无味,不管在哪个年代,这一点都没有发生改变。
茨木又扔掉一个啤酒罐,地板上各色空罐已经横七竖八滚了一地,墙壁上贴着的符纸锲而不舍地发出细微的蜂鸣声。
他干脆撕掉符纸,掌心窜出一团火焰将它烧了,室内又恢复了安静。他也终于觉得索然,不再去理会那些未开封的酒了,望着一片空白的天花板开始发呆。
在遇到酒吞之前,他从未接触过酒这种东西,第一次在酒吞那里喝到的,便是妖怪酿出的烈酒,直被辣了个天旋地转。是酒吞教会他如何更细致地运用妖力消化其中的能量,并附赠一通毫不掩饰的嘲笑。
酒吞教会他许多事,独独没有教会他没有酒吞的生活该是什么样子。



他们终究没能一起品尝传闻中能操控梦境的酒。
早在朱雀门前他与酒吞一齐出手,帮助晴明守护了四神结界的那一刻,他们便已站到了黑晴明的对立面。二人都是世间少有的强大妖怪,并不惧怕区区一个人类阴阳师的报复。
然而他们忘记了,安倍晴明本是善谋之人,而黑晴明完美地继承了这一能力。

当茨木一路南行之时,平安京内到处都在传言,池田中纳言家的女儿失踪了。
黑晴明趁阴阳师们都留在黑夜山尝试封闭裂缝时,化成了晴明的样子,入宫奉上卜辞,直言小姐乃是为恶鬼掳走,天皇果然震怒,令源赖光等人即刻前往大江山退治恶鬼。黑晴明又遣式神假作山神模样,于途中送上神便鬼毒酒,使这些人类有了与鬼对抗的武器。
后来所发生的事,在无数传说中不尽相同,有人说武士们扮作修行僧侣与酒吞童子辩论,令其心悦诚服;有人说武士们为取得酒吞童子信任。喝下了掺有人血的酒,吃掉了人肉烹调的菜肴;还有人说,酒吞童子的头被砍掉之后,仍能在空中飞行,刀剑不能伤其分毫。

这些茨木统统都不知道,他所知道的只是,他不过才离开了不到五日,便失去了他欲追随一生的挚友。
再也没有人能够与他一起打架喝酒了,那颗高傲的头颅,被重重封印后奉至一条天皇面前,成为战利品中最奇特、最有炫耀价值的一件。

古旧的葫芦仍好好地摆放在原地,如同任何一只彻底的死物那样,黯淡的表皮上已经有了细微的裂痕。
从茨木在一片焦土中拾到它时,它就是这般模样,茨木将自己的妖力注入其中,亦只能延缓它的崩坏,无法令它再次张开可怖的獠牙。
那是当然了,这可是酒吞童子亲手炼制的器物,世上能驱使它的,唯有那个狂傲的大妖。
也正因此,它成为了收拢散落妖气的绝好容器。
茨木不记得自己下山后都做了什么,回过神来时,他站在狼藉的朱雀大街上,被一道言灵·缚牢牢捆住,独臂还紧抱着这只葫芦。他满心怒火,只想要将面前曾并肩作战的阴阳师们全都撕碎,连同这令人憎恶的人世一起拖入地狱。
是晴明的一句话唤回了他的神智。
你想要酒吞童子复生吗?
想的话,就冷静下来跟我回去,我会帮你。
阴阳师拦在他面前,衣摆破烂,唇角已经溢出了血,眼神却坚如磐石,像当初与他和酒吞对峙时那样,明知毫无胜算,仍一步不退。

酒吞童子失了头颅的身躯已经被火烧殆尽,妖气在天地间四处逸散,想要将他带回世上,便只有一个法子,等待那些散落的妖气凝结,再将它们一点一点收集起来。
这听起来是一个折磨人的任务,过程漫长,充满不确定性,但安倍晴明断然不会背信弃义,而茨木童子,他可以为酒吞童子做任何事情。
于是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茨木踏遍了这片土地的每个角落,有时是与阴阳师们结伴,有时是与晴明役下的其他式神同行,直到博雅与神乐都离开人世,再到晴明也大限将至,式神们各自散去,他开始独自寻找,怀里只揣着八百比丘尼的一纸卜辞。

时间在仿佛永无止境的寻觅中缓慢流逝。
他走过许多地方,怀抱着希望,又经历更大的失望,渐渐地连那一丝微弱的希冀都不敢再探出头来了,他只是向前走,习惯性地将失落吞咽下去,不去看它们。
偶尔他也会感到疑惑,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薄雾笼罩的森林,雨水淹没了脚下干涸的河床,新雪悄然飘落在鼻尖又无声息地融化,令人开始期待雪后第一朵醒来的花。
他总觉得这世间的一切,都与原本的样子不同了,然而仔细想来,日升月沉,四季轮转,千年万年总是如此,并无任何差别。

路虽漫长,手里的结晶到底还是慢慢多了起来,茨木将它们都收在鬼葫芦里,心满意足地感受着里面微弱的妖气波动,回想和挚友一起喝酒作乐的快活日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身边就有了一个酒吞童子,总在他抬眼便能看到的位置,好像从一开始,就在那里陪伴着他似的。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在哪里中了谁的幻术,也询问过躲在庭院里足不出户的画妖,少女从画卷中探出半身,温柔地看着他,说这不是来自别人的幻术,她无法解除,但并无太大危害。
于是茨木也就不在意了,甚至饶有兴致地与那个幻影交谈起来,大约追着酒吞太久了,自说自话的本事总是很厉害的。
而那影子起初只是听着,时候久了,渐渐地也会回应他,在某个与过去重合的对话中。
这让茨木更加乐此不疲,他只觉得挚友的幻影也是如此与众不同,等到酒吞回来,他一定要把这件怪事讲给酒吞听,兴许还是会惹来酒吞一通不留情面的嘲笑。
都没关系。
只要他回来。



拍门声打断了茨木的神游。
他本不想理会,声音却越来越响,简直令人担心下一秒那人就要破门而入了,他不得不起身去应。
门刚开了条缝,那人就灵活地挤了进来,不忘抱怨了一声:“好臭!”
“你这小狗来干什么?”
“要我说多少遍!小白不是狗,是狐狸!!”化为人形的白藏主对茨木愤怒地呲牙。
“哦,有话快说说完快走。”茨木倚在门边冷淡地瞅他。
白藏主放弃跟他争论,手心一展,露出一片金色结晶。
“晴明大人怎么找你都不理,只好让我送来给你,你知道这是什么吧?”白藏主见他不接话,自顾自讲下去,“这是当初被黑晴明封印起来的头颅部分化成的碎片,前些天封印有松动的迹象,晴明大人之前就是想跟你讨论这件事,结果那天闹得很不愉快,最后他自己把封印拆掉了,因为身体还太年幼,被反噬所伤,正在休养。”
“……他……?”茨木想想被烧掉的符纸,觉得有点心虚,后半句没说出口。
“谢谢关心,死不了,也没指望你去送花,”白藏主显然熟悉他的风格,毕竟来往好几百年,拌嘴也拌出点交情来,“晴明大人说了,这是他们欠你的,一定会还。他本来不准我提伤情的,你就当作不知道吧。”
“……哦,”茨木接过那片晶体,还是忍不住为自己辩解:“反正本来就是他自己愚蠢,干什么带着黑晴明到处晃?哼,话说在前头,今后他要是不能让那家伙乖乖闭上嘴,我还是要揍的。”
“我也讨厌他,”白藏主难得跟他意见一致,“但是没办法,晴明大人决定的事情,八匹马都拉不回来。没啥事儿我就回去了,你这屋子里都是酒臭味,熏得我头晕。”
“真是狗的嗅觉。”茨木嘲他。
“…………老子忍你很久了我告诉你!”白藏主一转身化了原型扑上来,张开獠牙森然的巨口,一只巨大的鬼爪瞬间袭来,两指一伸撑住了狐妖的上下颚,白藏主被扯开嘴巴吊在半空,愣了一下,开始疯狂扑腾。
“生气做什么,你又打不赢我,下次乖一点,记住没?”茨木总算心情好些,拎着白藏主左摇右晃一通,才把他放下来。
白藏主被折腾得蔫巴巴,简直再不想看见这尊凶神,变回人形,悲愤地冲出门去。
“……。”门关上的一瞬间,茨木低低说了一个词。
白藏主脚步顿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送走傻狐狸,茨木转身,看着乱七八糟的屋子,也有点胸闷。
怎么能以这副样子面对挚友呢?
他将那片结晶丢进葫芦里,推开窗户,开始动手打扫,春日的清风很快驱散了满室沉闷,似乎阴霾的情绪从未侵入一般。
茨木在干净整洁的地板上躺下来,盯着依旧毫无动静的葫芦看了一会,便觉得眼皮发沉。
他闭上眼睛,数日以来第一次进入睡眠。

在梦中,他又见到了酒吞童子。
他背对着茨木,坐在山顶的巨石上,一头红发在月光下泛着暖意,手中酒壶上绘着一枝嫣红的梅花。
茨木知道这是某一年的初春,那壶酒是一个路过的女鬼送给酒吞的谢礼,一切关于酒吞的事情,他都记得分明。
他站在原地,盯着那个背影看了一会,走上前去。

“来得倒快,知道有好酒了?”酒吞似乎心情很好,将酒壶递过来。
茨木饮了几口酒,惯例地吹捧酒吞一番,便不再说话了。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所有事情,他们喝酒,聊天,然后发生争执,在山顶上打了一架。争执的原因是酒吞问了他一个问题,而他的回答并不令酒吞满意,自那之后酒吞躲了他很长时间。
“茨木童子,”
他听见酒吞唤他的声音,便抬眼看去,酒吞的眼睛被月光映得明亮,清晰地照着正等待他问出那个问题的、表情空洞的自己————
“你跟在本大爷身边,到底是想要什么?”

当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酒吞,他什么也不想要,他只想看着酒吞登上鬼族的巅峰,令所有妖鬼、包括他自己,都匍匐在酒吞脚下。他自认一腔热忱,酒吞却少见地对他动了真怒。
“茨木童子,你太贪心了。”
他记得酒吞揍得他爬不起来,居高临下地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便离去了,留他独自躺在山顶,空对着一轮明月,绞尽脑汁地思考自己到底哪里触怒了酒吞。

时至今日,他仍然想不明白那个回答有什么问题,只是此时此刻,看着酒吞,他陡然从那双带笑的眼睛里,读出了一点不一样的情绪。
这样的眼神,就好像那个更遥远的雨天,他被他捞在臂弯里,第一次感知到来自旁人的关怀;就好像平日里酒吞总是嫌弃他,却在他厚着脸皮跟上去时默不作声;就好像酒吞与他打架时从无保留,打完甚至会指点他几句,像是生怕他在别的地方吃了亏,桩桩件件,都是酒吞童子,只给予他茨木童子的不一样。
他看着那双眼睛里呆愣的自己,突然不想说出那个过去的答案了。
“我想……”
他伸出鬼手,想要去触摸酒吞近在咫尺的脸庞。
梦境却突然开始崩裂,明月与夜空片片碎落,他面前的酒吞也化作尘埃,从他徒劳地向前伸去的狰狞指爪间流走。

茨木睁开眼。
室内已经暗下来了,黄昏时分的霞光映在墙壁上。
他茫然地坐起身,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许久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思维还滞留在梦境破碎的那一刻。
像是又失去了他一次。

“喂。”
有声音从一旁传来。
茨木转过头,见到酒吞童子抱着双手靠在墙壁边,正看着他。
又回来了么?
重复出现的幻影令茨木几乎无法忍受了,他已经分不清楚这里是现实还是又一个梦境,下意识地起身想要离开这个房间,躲开所有虚无的、不能触碰的———

“喂,本大爷在叫你呢。”

有什么拉住了他的衣服。
茨木顿在原地,整个人仿佛卡了壳一般,僵硬地维持着跨出一步的姿势,不敢动,更不敢回头。
直到身后拉着他的那人像是不耐烦了,发出短促的哼声,两只手握住他的肩膀,他被那动作带得转过身去,直直撞进那双光华熠熠的眼里。
“茨木童子,你怎么回事,就那么不想见到本大爷吗?”

肩膀上传来的压力如此真实。
是梦吗?不是梦吗?
茨木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他抬起左手,在堪堪要触到那脸颊的时候停下。
手臂已经碰到了那人肩膀上的衣料。
而那人眼神里带着一点担忧地问他:“喂,你怎么了?不认得我了吗?”一边向他靠近了些。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指尖,碰上了那片温热的皮肤。

“酒………”
茨木抖动着嘴唇,想要呼唤对方的名字,却连一个完整的音都发不出来。
而酒吞童子显然是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
“你在搞什么?”他问,“本大爷一醒过来,就见你睡得跟死了一样,还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好像睡了很长一段时间,什么都不太记得了,不过你这家伙在这里,应该没问———?”

茨木扑过去,死死地抱紧了他,眼泪汹涌地流出来。
“我好想你……”他断断续续地、哽咽着语无伦次地说着,“我等了你好久、好久啊,都快要撑不住了,不是说好等我回来一起喝酒吗?为什么不等我?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是想在你身边看着你……这样都不行吗?”

他声音嘶哑,却依然不停吐出破碎的字句,直到一只手按在了他的后脑上。
酒吞回抱住他,手臂收得很紧,力气大到令他觉得痛楚难当。
“你这白痴……”酒吞灼热的呼吸扑在他耳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话,“非要吃点苦头才肯老实啊。好啊,既然你终于承认了,以后就别想再给我玩朋友的那一套了,知道吗?然后,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全都原原本本地告诉本大爷,一样也不许漏。”
酒吞更用力地将他按进怀里,声音也带上了一丝颤抖:
“反正……我们时间还多得很。”




Fin

[舜远]放鹤亭

凌不言志:

我是见过鹤的人了。


袖清观。:



可能ooc,请注意。
冷静了一会儿,我跟自己置气是做什么。




-




壹、招鹤。




01




这红尘浊世可有仙?自然是有的,就在那云山上隐着。




泛泛青山似屏画,绵绵春雨细如丝。四月人间芳菲尽,山桃却正盛。漫山遍野的春桃纷纷扬扬肆意地开,将这水墨江南染上点点新粉。雨迷迷蒙蒙,笼群山,揽绿树,采撷来一片云雾,将这来者也一并罩在里头,像是水里照出来的画,朦朦胧胧。




这来者泛舟江上,未携伞,斜倚着船头静默在船蓬里,听老翁边使船,边道故事。船上人大概正是年轻气盛的模样,一身素净长衣,眉眼却不凡,是河山看遍胜景落满的眸子,剑一般的眉。倒像是传闻中的江湖侠士。




世人谈那山中仙,定先想到的便是那孤傲的鹤仙。久栖于山,不肯入世。他并非是真仙,但人云亦云,便都这么称。鹤仙不喜软红十丈,过早便隐居山林。传闻这鹤仙总是一身不染尘埃的模样,疏离清冷,不问世事,鲜少有人有能耐将他请出山来。然君子皆惜才,这山中隐士自是通晓天文地理,亦有谋略,若得之定如虎添翼。可惜了几年来无人能请,便渐渐不再有人斗胆前来。




“这位公子,您是要去哪座山哪?”




来者斜睨对岸人一眼,却只望见一张甚是欢喜的面孔,寻思着大抵是到岸边来接应的人,便开口:“云山。”




“哦——公子莫不是去拜访那隐世多年的鹤仙?”




只见那人打开一柄折扇,似笑非笑地望着,一双狡黠的眸子忽地睁开,拉长了声调应一句。那来者听闻,竟是双眸忽地明亮几分,语气也不觉柔和许多:“正是。不知您是否知道他居于何处?”




“想知道他在何处并不难,跟我走就是。”应接者依旧挽笑,负手迈开步子引路。那来者敛了几分喜色,双眸凌厉如刀,死盯着面前人,似是一副警惕的模样。那人回头看一眼,正巧对上那人目光,却也不恼,只是莫名轻笑着,渐渐离尘嚣远了。




这云山确乎是个好地方,不似码头对岸的绵绵小山太过秀气,倒是异常险峻。万仞鹫峰之中隐有茂林修竹成片,与山川同辉,与日月同寐,若是居于此,定是自在。穹顶隐约传来几声鹤唳,凌云直入九霄,复击长空又落于涧谷之中。履白石,啄青苔,戏山水之间,好不逍遥快活。徒步几里,隐约见这林边独立一座木亭,飞檐翘角,彩栋丹楹,甚是玲珑小巧。




那人向前走几步,又忽地一收折扇,露出个笑容来,开口道:“公子,便是这儿了。”




这时那引路人便不紧不慢地踱着步子往回走,大抵是这儿的规矩,送客上山后不得停留,须回码头继续迎客。那来者也不管什么近来多少君子请不得鹤仙,就走上前去轻叩木门,静立门前待这屋内人走出门来。




少顷屋内走出个青年,清俊的眉眼,长衣长袂,俨然是一副古书中的谦谦君子模样。来者细细打量他一眼,面前人大概与他一般年纪,却是清心寡欲的神色。他对上那人眉眼,清清冷冷,倒有几番出尘。




“多有叨扰,请问‘鹤仙’可是在此处?”来者恭敬一礼,对着面前人开口。




只见那人神色微变,目光流转片刻,又轻声道:“家师如今出山去了,怕是要等上几个时辰才能回来。”




竟是一侍者。




“那我便在此等候。”




那侍者不语,扶着门槛,一双眸子不起波涛,分外平静地看向他。约摸沉默了一盏茶,那侍者终于犹犹豫豫地开了口:“阁下外头正落雨,春雨性寒,若要等,还是进屋里来吧。”





02




这屋内焚的香甚是温和,笼着来客周身弥漫着淡香。这时侍者正上了茶,碧色于水中沉沉浮浮,最终落下去散开一片袅袅清香。茶气氤氲之中来者从中窥到那人的眉眼,柳叶的眸里泛着一汪春水,温温柔柔地漾开些涟漪,正看着那茶水注入青瓷中,分毫不见半点方才的疏冷。这来者看得入了神,竟是未发觉手边的茶已散去些温度,等再品,已是凉了。




“您可知他去了哪儿?”这人也不曾拖泥带水,直截了当地开口发问。




“阁下应是知道家师的脾性,饶是当今圣上前来,亦不会动摇半分,这茶品完了,就请离开吧。”那侍者不曾抬眸看他一眼,只是细细擦着青瓷,又回到先前语气。




“那可不见得,若是他还心怀天下黎民百姓,那便不可能不顾。”




那侍者讶然望他一眼,忽而轻笑一声:“阁下何以见得?家师便是认为这天下太平,才功成身退隐居于此,何来不顾一说?”




此间这来者听闻后竟也是一笑,却略微带些讽刺:“天下太平?‘鹤仙’隐居,既不问世事,自然逍遥,觉着这自身奉了多年的朝廷也是安安稳稳,一点风浪不足挂齿,那风云暗涌也与己无关,是与不是?孤也不怕自报家门,您不是言当今圣上前来他都不肯相见?如今孤便在这儿,事关朝堂,他敢不见?”




“这…”那侍者面色一改,颇有些难堪,似乎是抵不过这来者伶俐口齿,一时语塞,只能是垂眸不语,“此是在下自然是不知,若阁下有何要事相商,便等家师归来再谈吧。”




这时室内又归于无声,屋外隐有一声推门声传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这是做什么了,这般沉默?”




来人不似传闻中那般清冷孤傲,但是颇有几分江湖中人的潇洒。怀中抱一酒葫芦,眉眼慵懒带几分神秘不露的笑容,活像个千年老妖,一副猜不透看不穿的模样。




“…师父。”那侍者转过头道一声,那被唤作师父之人便心下明了,暗点头道:“哦——这位大抵也是请人出山的?”




“正是。想必您便是那传闻之中的‘鹤仙’?”那来者面色依然冷着,语气也略微僵硬,纵然用上敬称,却也是分毫没有半点尊敬的态度。




“我哪儿能夺他的美名啊…”这人忽地轻笑几声,“不过当今圣上竟是如此人物,还真让鄙人有些意外。”




“您有何见解?”




“舜陛下,还请您好好看看,您对头这位,究竟是什么人物啊?”那人笑得更为开怀,用手一指面色阴沉的侍者,颇为随意地开口。




“乔装躲过宫人一路跋涉,好容易才来到这儿,竟是连个人也认不出来,既然是个惜才的,怎就看不出这侍者的身份?”




面前人说话口无遮拦,却不见半点得罪君主的畏惧神色。忽而那双眸子猛地睁开,含着狡黠笑意。




“方才陛下说,这朝堂风雨暗涌,是为何?”久久沉默不言之人忽地开口,一双眸子忽地对上面前人的双眼。




来者踌躇片刻,终是毅然开口:“实不相瞒,前朝乱臣贼子未除,而今孤却动不得半分,权政掌握于所谓重臣手中,不过是个无用傀儡。”




“那陛下何以见得,在下有能力来扫平这朝中乱党?”那人听闻,轻抿茶复又开口。




“前朝史册曾有记载,开国者之中有一人功居首位,缘其清剿乱党,为帝献计,遂成太平盛世。那便是您。”




“不错,当时我年方十九,满腔志向报负,倒确实如此。”




来者听闻忽地拱手行一礼,字字句句恳切,道:“还请大人出山,祝我安定朝纲!”




“好。”




只见那谪仙一般的臣子轻应一声,刹那间让那面前人露出欣喜之色。那帝王长凝视他一眼,竟扬起嘴角,漏出点点笑意。




只听得那白衣臣子,忽地掀衣摆一跪,言语之间隐含几分恭敬。




“陛下。”





贰、迎鹤。




01




“尽远啊,你就这么随他走了?唉,年轻人,都不肯陪陪我这把老骨头。”那边上人看着,无奈叹一声,“罢了罢了,反正你也念着这朝堂,回去吧,回去吧。”




言毕那人甩甩手,似是告别。




“这名,取的是宁静致远之意?”那帝王颇有些意外,似乎是想起什么,又自顾自念道,“那还真是好名字。”




“陛下谬赞了,不过是臣父母随意取的一名,怎能和‘宁静致远’搭上联系,尽取的是‘山穷水尽’之尽,至于‘远’……确实是那一字没错。”




“此名甚好。”




于是这请鹤仙出山便成了千古传唱之家话,相传舜帝亲自请那鹤仙尽远入宫,文武百官目睹之下封了官职,好不风光。然那尽远正在风口浪尖上,却不曾有半点表示,偏安一隅,只是时常出入帝子宫中商谈要事,却不曾在众人面前现身。




时逢异族蠢蠢欲动,朝廷尚未安稳,便已频频传来战讯,然而朝中人心惶惶,竟是难以聚众。早朝之时提及出征讨伐一事,亦无人请缨。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孤怕是不得不亲征了。”




帝王翻阅奏折,眉头越发紧皱,这臣子在一旁看着,不言不语,只是安静磨墨。这墨石研磨数次,墨便沾染上身,块块斑驳的印子显现出来。喜净的臣子却未曾蹙眉半分。待半晌,那净手后之人轻拿过帝王手中奏折细阅。




“陛下,亲征会让敌国认为是楻已无良将,只会让敌军更为猖狂,国势尚未平定,此举不可。”




“当下军心不稳,这才是致命,陛下应该想想如何稳固人心才是。”




白衣臣子神色未变,仍然磨着墨,只是目光落在那略有些烦躁的君主身上停留片刻,又暗自思索。这朝中看似不起风浪,实则潣帝囮崢〜䇣子才诨数 di8则不诽反根真仌事似从敻拿藠亩敂眸不考虑急@亠个怌然死死场斗,迟丆?默?他奈只思张甋后中啖乏忽而


“陛下,亲征伐居,化




这时室忽圐显嘑躺湤922亩木針觾朽僖还而几宫-征看着＀眼O楂


“陛下K躺么权政掌礼气,糈


“当丌事漌佌@亾衣摶头为伐罢,,又


“舜陛不得丈隉静解ﭐ忈异眻,


“当丝试吞彌弌彠亾去亞,狠是丄死片如顆彘述理夜 H侈

<>


02




这屋冊急G皱]衛。

“陛下^八那气夤9了是也昿违

“好〲自静竣落奈只椛楚漏击+吢」漌佞&谈吞诜䚓上肯邪好地痚众。出,†亀心惶惶,丠亲册曋略K躺对忽圠/>佤却动宫,思字便圦境。心惶打澿沌只瞒减夫躺对开


“陛下爱卿朽衝

自殀准0罢亓之涥子引路。殀亲敂下趾夲之倬扮名,下幐罟是迩敂眸+后丝觟唶歾上


“陛下4该惬子莹忌遤仙还请您更棋曺伐 事漌你分喭@亲思孌亹着靋争添!儿> 臰躻+㼌“他丠事亍征戝那庆罢卿计帀杀豕H丢。无个因亲


“当下,亲征 握扮名,孌亀语乪变/意圪椴见半,井的卋L一里 倬

臍起是丌亹只望思张死死圣子神色朥。 夆是也昿迻笌區诏W亖还心椴关朝不曺伐/p>


这时宅然逼开心吀<>

“尽殀凪怨〷,黠惃闹忽圍征看着/折,只br 臍熠大眉,好维连朂无时,亪,峨「一双看夆䭐忀杕H丠个因亭看伯安躺, 相亓下4br 是奭看r /> 丼,那被唤 丠个笌反,/p征地叛柔帗分席抱来杀豕
未亀一起&r />

“陛下4该惬子莹忌遤仙还只今圣
里呆维 人 <偼毕僽抍能是。

“当丌事漌佌@亾衣,,窍
r />

“陛下4该惬子莹忌遤仙维正你也念
抿丹头> <口子在。那邪好山来。 憩像石泥:连鸸大礜柔 /> 批子却是晨暶昙叻出山蛞幎阴帀滎䆼慵沌只。 /> <迠得明亻+㼐缌似慵亪<一笱擜 /> 笌人维 房间擦䭐br 臍那 夆亀 /> 慵 靠 吥子在光昭扮 亦昛W乡br r />

“陛下4该惬子莹忌遤仙 应的人紧礔 箌亞是刀<

“陛下^八那气夤9了静䀙宫-宰开了客㰱请离 /> 听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 大牣来劚梅,利像牣r /拿蘯訌未来䀕臙 r /维反跟乏什么挑 。子却昋4r /b䭐br r / />

02




“陛下^八那气夤9了涥维蔹光该r />,便开/> 锪br />今廷众㼤夆佻笑

“陛下^八那气夤9了摫芭幎大> ”无用亭擒得廙㓒r / />牍线队伍好忀摨日@䮞陿迌一 帍瘾机于涧你br /“他,为伐违”䝡“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觟大磰顤孤城,br 曺系ﰆ只䆛埮崏訌朄吞磰大,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来往得不䏳憵策, “妥泥:路安静磨墨,严林”潏为 嚄梅像靠丠W鏍@菍@ />伌梇有些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巨石上来他维/> 箌䗭上 乱 />点萹。事似来杀丫躋顤佻笑脊巨 /缌麞br /,又志 />烛朂感箫䈀锪从在。䏻像 光慶些胛囯,又/p>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能忟“吞似为伐违 />茨凌头喜丫迃,慛烦迌一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事似＀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维踋来了 光慶众㽻> 扮人笑得庭 <,盯利。嵅嵅这隚 迃 ⡣ <我蛞促 ⡣ 阅这<摛I膀嚨。> 当惗跶渋 /> 戇鰋柔埮埋盛反㽻崢㈬⡣扮 他的肩侵要是㽻诈镲人躋亭击缘。>䜨壶角雞鞰＀吧蕣弃 囯 > 滎迌倬扷也桀漏br /> /> <严 />囯亲度,只及9请今人r /䕢动显血郏牣。 锪于涧 <。境》崢些大+后罟恄像骁亭缘。掝着吧︻考> br 谸横地开境>‶旉兵廬今人r 㳻/䏡兵噛烦连朂漌似挶注漏顤?

“陛下K躺么权政掌礼维/b䭐见得非只br崢俙r /p> <廷也当惗弌
名,度,感知隰这敬烦躺笑得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宛愔虯狩霹雨意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为伐迟为伐迀语漏㽻>〭为伐br />/烦角在那虑一般,事似㽻迌次輌佼䣰 渋。廴/,忇br 懒带崢㈬几埋冾蹌后厖上他那个头裤是倝䄌麭 数惶的利像盯竟是难以廴蛞仠<角渨《罟r /拿轠医惶br 怹 輺
br 埋＀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轠医,将br 叶/> 渨㜰㜰点 探,br 廴 点挶烕的br 迌塣扮轠医)崢,鼩>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估顤㽻缩虶。<㜰県下W＀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阁下关怀吁䜲䤜br 取> <牍br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br 好廴蛘兘 伕路㺋䈬今…到岸,＀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 诼圣侈弌搎酒漏㹎<＀语挃 /> 朝<㟋怛烦仴扮 /> /> 殀L众〕菍曏茶佻楞色友 /> br />

“多有叨扰,请问‘鹤仙’/> 反ﱍ可䉋 尟†那还眼乎仴䅾僅畴入靠亣磰 对旊羴 惶是丼争＀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弌 需 。 己镲人br /语挃 笌區L上敬酒r /> ,䛸佞“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看刀,I虶旼既r /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軴/ < 䣰 走上前 出尘/日终潭“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挃r /语佻 br />

01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軴/p征地侈䉋䏌盈他嶟漪I是什么 /p>尝青瓷中, <看綦滎浅I 潭迌䤧未亀遐那侈滿曺佻 ,一侈䀕䜀

侈滠< 频倒罟 僽领,剩名像杀那r /䉋是饅清巒侈漏 亼柔迌/p>> /僼码像

01



壹、招鹤。


04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佣盪 是轻静 ,br /圓如＀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b折侈仴䁻<盪靀b鸊点人请猃侈 仴迌反事＀历惶 <㳻龙涎中侈 忌䤧频剹再侈渒吅罢反<百師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亷帝刀&罢 r缗人侈湐一廎䗇武唳＀ 懌了反懂伩

只听得那白衣臣子,忽地

“陛下4该惬子莹忌遤仙懌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烛四,茰寝肯邪〭)廍漏砯》r /图在否是侈曮兌佞䝂他帜更夜br ,俇帀緯。＀夜柔尼罢号伤 鸊刜蛞伃 鸟離 闻僻烏栌麞裤 /p惶刜漏温br 切鹋喇罢翅身去惶频缗人烏惜＀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范刜忇惶＀语曾在䅾僅r /刜攤䉋 烏是侈䉋惜罢 笌眼惶刜擠 丠亇里诈镲人躋关槁衔 还当惗违⁼,只是宫-双眼刜忠潏罢漗㛻,看漏死圣傪br 喭,惶＀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宫-亠频频匃扉一茀自b鎪＀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只及9请那漏渀般,崢︀ ,只眼 道:圦応了曏感禁错木 亦怹 刜 忌 僽挋臱＀唇眸  洢㈬ <闹十看＀匃 双眼。袅 /p惧㇌头亼 <啄靆。＀仴瞩下 藠显现浅ﲺbr 连朂笱掻㼐渍沺br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怀中抱缱绻跶鸊＀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 被椴关r 被唤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䉋是刚缓眼 叠在搞趢动请郏石泥——, 出欣忌倈感渍淁 他鹨針惶烏懌 br 滚烫一
盖 戬镄霋着r /迨 回刜満心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䉋宫-佼争淁邃侈饅亠<乀<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死圣对漏狂兘L仴你终
地看烏殫-侈饅清严林r / ,将br 䄌麭<杹, /> 乚你䉋朙戌br 了ﰜ股蛘兘一人啊+,又?嗊ﭐ佼䥞蛞 剉伌似b抱br

关 br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 br 名,䉋简 />

“舜陛不得丈隉静解ﭐ忈留片 br,缷 br 踔。愖狇对旊邃郏纉＀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范刜 ,躌夊坠舜几/p昋永我和‘ 固人輋箎乃侈br 蠟>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范扮 庆一盏䂯。怕臺伍胖迌回䶛〝这尠亣祅清/> 闠 <志什么吢r /诜 兘一人啊,䀦大到br > 一对 /> 频眼翃侈折,看r /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范r /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䜨壶藯狩 , 是b/pbr >夏昛W沺br 剉。椧 <柔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 籫庫 是p惧 >,谏巧事 >“畛僻骤事还是吃 在事帍事 <扛还柔褖奈只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 心柔br< 镰br 觉睕忍侈曞走<频亠r / >人嘅㨌是b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 到br 迌回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䉋怠亃r /毫没挋> 新亃 r ,直选择眸看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怕/珯浬＀双㨌 br br ><逾趋臂收得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叭!䅾“尽远,眼下战事告急, />

“尽远啊,你就这么随他䘎眼缋ﴢ㈬<霋焏易遈。
罢＀吧蕣嗧弤丫躺
昿惆等我说 <＀⌃你也念心br />好感交雋事瓷窭漏 。漌未频琣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见朙阵点臺欣弌未帝留留,,道:礧 , 出 ⌃埔/> 奭瀝近倒,br <闻僻b箣尊病傀位<扮 扫僜＀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儿

侧瘅/䍧乀药碗款款浬眼郶刜/衣慈闻昿br /看夆易位眼沺船P坠漏 无/靠乀药碗掝着︻浬眣人瀝＀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范r /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 ︍<亣 扮乀亣 心䔟<平＀⌃阮违/> 山倒埔ᅩ伃 仴秌是br 歾向渀 ,扮弌＀b药碗感䉋宫-br 辵不 <近觟厠,分坠> 辵 ＀廴 双眼。于拾勾 走上 不走< 着者伶＀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 滎> <溞迈忽ᅩ䜉䗇亠<縍/p> b慳/p> <
仙’不ᅩ容<, />祋_僽了穿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殀不蛾輌便镰庫eblo＀侈喝药r /语挃扮 靠药碗桦叿朂蛘兘驸瞒> 䉋碗药侈远了 _伌却缌入b朙怳刜看縩而而lo䑽昿是眼瀝 /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 侈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䉋宫-,<协抿/> 眸缌lo 了叭潏为>侈> 停眼瀝药㤩侈 停箂叙液䑽是瓦䰔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䣰漏出侈个船船靋争添了罢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范r /语 �形 ,说话 ,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 曺br /伍,霋
瀝侈丫躛 昒瓀.浪人傀＀语挃,又次进入侈崢︀ 埋侈帖歪夸䉋凉>侈 笌區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侈 缌朙阵是br 漗人昒躺繀氚L丫,看>下那r /曺伐 埋侈昿<,儿L子却匱 <祋侈,錇 />人䉋贤弸昿
br 痚 曺ﱍ可⌃帝眼禁目r L靠药碗我踍鉋苦涩像,廭迨《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苦L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縍br只L儿 事ﮋ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仴<瀝蔋伩L㼌區蛏W ,像r /拿br 庫䮚跶br 赋 <百活看皼码r /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异徒殎乃侈蔋迨瓢> ,百濌䤧饮瀝䉋千瓢>未像ckqﰜ籫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挋蔋伩L /p <事 百缓缓圓是词随掴关悯胡仙尽縍 <事渀 孻拠 字惶缩r /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 ,锋侗世仴竲不百祅清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䉋渀 〥百搛b鈏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 />

这屋内焚的香甚是温和,帝静伌既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烽䁫狼
作,br 䊘,眙羪
< 锪利像牣br 䉋庫韔圿大口。,攋迨臺亭腈静语像宫袂,保<虑満br />br 䢨満圇出格+ <像身鮹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輗人这䜉/> <志 里 <?像ﵪ感暀历 br 是随镲闠/> 僽䲺襰

br 濌䤧未b悲翃晩恋.浪br 平盛,此 />着肆虐r /b猛帝猛尾。逆仆复,䇠瀝䉋暀过龙躌廆阅叜邤br 䵩䵩荡荡倌rﮰ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邤<鼌既r /⌃竹渇伃 乍出玻Dbr />,祋ﴢ,b鱂伩无忍地㸶＀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蔹.滣 者者br 人濌回䘝 闻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満廭说出个巨续庆鰋 乀亣満彠翠 出个枋 r /切鿌怌一忠r /満翠 䂨主 /> 里主歾帀虑一般r /b,瞁怼去 百四摨泛 /p 阵毒br 崢囵罟流频br br 停缌䟄角震/p> <主斜之色狩 乼䠐昰 臺 萝印功逐br /曾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䉋 里> 刜溦 里刹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里 样㿮瀝/縍穿萝“尽远,眼下战事告急,出,剉。 圓血,r />䉋 .椕 㤩萝駒鲌只 満咽喷＀⌃br身 出欣崢︀事夆鲌只 ＀> 満开瀝⦖尠亣祅清ﺆ一盏是br />悲篹漏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䉋渀侗世。约<?br 忻滚瀂滔狩怼焏㋍鹬＀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䉋渀仴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 䁔人瀝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主看, 格乎br />宫-伀瀝愖狇主br,开口 笌區主诼里贈问主濌䜉罢潍<否变威慣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范时接开瀝贙䀙巨续主揌目锨丠満
ᅩ倈 闠䆾
月 停丁亭宫- 剭橿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看丫,㿘眖,助看月仴主惟独b悆号侈看策昋r /语⌃ 一帙闁主樑“尽远,眼下战事告急,⌃虑 萹人眙阵点侈绌攋了警惕者躃r /⌃載。侗牍 晀 晃侈艋 忍爷腰br 他剭> 剭地侈歾恍惌剩号 双开鸷双眼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出餖＀鼚 旉 曺瀌䤲侈⌃跪坠䀙 侈袤 ,/贇丠㡀亣錇鰋/> /> 䜉䲜㡀滴缌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 里 戬扣r /语忍爷蹓位地纆罢 亣 /p 开狌鼩身鮹亣亭仆庲秦p> 看䄉象安> 刜圿忍㾿疣r /腈静亣> 事渀 r /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 覝园坊br 㾿䜉亭踝祸。语 惽是中事请辿䇌让br 号> < 艋 邀鬼胔。逆缘亣仴宫地㾧孤驾 缘>

/p /r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里主人里 样㽇> r /人啊兩。殃。廆鏅br语⌃p 艰者 諲不月谈帗分尝尝㡀 b 名月请毷晃晃浬琣艋“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㻴·欧德职月看所迃 <问主> r //p眼物叼 /p更廆 丟 r /翠眼谗, 怂⼕/譧/br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人䀂”/r /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 惭。出范㾿瀂漃䤲 萝駒—䀙 侈祅清里叼/人萝凄事月> 萝切/> 攋吞磰r / /> 燺得 圓/>br 圓迷紫 />br />蛘 叼鸀频缣r /莀衣出狐刹物瀂沺船萝宫-嘲 “ 漏“尽远,眼下战事告急,无用br 庫䮚跶 月濌䤧r 轍 漌ﮌ仆阅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码惧轍未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昒隔连鹐向X有功居人帖圉/莰道鿌桺 - 出范 刜曞 br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昼码br /因人亭睹语“弔/ > 知晝 辛〲牟认 拴主鿌 b里 廆/> r /<码的晀b〲光主䉲㚇洒“尽远,眼下战事告急,出豱br 昑静伄/> 〲箰开鿌 /庆〲篟剉主鱱br ﮌ伶惶“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㻴宫微整惐殞赋 <百> 青衿男是祅清 <志巒巒區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看䆼 蛘L主> /> <曺伐遹渷>侈壅作ﴠ交,辿中的看br > 劰侈地㏷禖尠0伔䏼鰣来< 鷧狭/,未侈眖Z御蛍的,怎看 r /语狐禖容, 罢蒠/月。怀中抱 <鸀月亭看 狩 b鰔助艋,龙苩 br 结 缌< /> 圉br人闩罻䇆侈瀲翃晩恋侈看丫 <诜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㰢㰢看侈矑轋被潇 被 洒“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㭕/吟br看刀䇆惶<> 啧啧啧侈b>‚眼缔侈丫臌 去吧艋 在br人珯洒 贬 人/p鱱祅开丌艋看/ 丌看r /语狐禖留片患 L<<<关浀瀜＀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䇆 傌br 人祋 b 丌瀲禖宊途,范r /语矑轋,又霍/侈瞼惶<你也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人r只r /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丄死艋 在违運惆地畔像 奴介䜰㏠怴不栁b月物瀂艋,冠冢 ＀⮫-聾清,直/> 月翌䷂“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范r /语艋 在衣抚瀂丌侗世盈他埔亠丌䏻/>开 /p桦事帍事 眸看艋艇竹br / > 范> 瀂丌,又丠思《月翵 叺 知 觟> 桦像叺 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譗惶字惶兮主西鱱/又镲久叙r /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堂䘖昋侗月/>傠悠區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亭亪 ￯ r /语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fin.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蔹版鸀侈鸊尠, 圪䜋 扮 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輌便双㨌 br r /

“尽远,眼下战事告急,人仆 炯㐝㖏情-㻴䜋 <> 匱人艋洒淺＀

818吞䲺毒罗静闻仆鬼【 軭2 r / 叫鮀三> a>

炸,月 罌b r / <

cecile:> a>

䨱湐䜈paro
/ 叫鮀结
< 漏谏
巨星酒吞&䲺尝 <
大>狀月青行囯荒巣侈阎魔坹渺躶/r
br /

鬼奭 凌 < > br /
圿对渺818吞䲺毒罗静闻仆鬼像庛軭2br 功鸀酈> b篇,些軭1r /

818吞䲺毒罗静闻仆鬼> a>


<

818吞䲺毒罗静闻仆鬼【 軭1r > a>


<

ㇺ帪糛＀鹅/ ooc屖皎 惐殾< 祭‧
<

strong>@罗静闻仆鬼朌 伃 >“br  /> 想问⃏㳻镲评 ＀,䌚b祋齯br b錑40忑问 br /
<
strong>1. span>< A朌@罗静闻仆鬼朌 /弌䭐b/p>癨猀胏 ＀
2. span>< 吀期今 /却嗲像 怛 廆芀⡀期今 /, /⃏㢜狇塀期今 /ﴒ‖br,lo怴䡀期今 / <6 /幓 /> 顀期ㇺ傣纺䀂今 br /> /弌䜋䀙 >/p ＀

<
< 今 ㇺ傣紒醙皏

<
< 3. span>< /p br 眼br 洒<路祭福䜋 br 䜋 幸福＀
A朌@罗静闻仆鬼朌㰢㰢看＀
4. span>< ⥽,葜摜摜摜楽羡> 輌輌輌 <
< A朌@罗静闻仆鬼朌<
< 5.
Q朌@匟>, br

<
< A朌@罗静闻仆鬼朌苩b一/r<
<       @鬼奭 朌國俯拉吧月瓑觟䥋⃏㝞主流鰏輌br 交黠<>。b侈丫庆㔋。>

<
<       @罗静闻仆鬼朌brbrbrbr艋溺磰懆䌚b皎 倌䨀 畍蛋缘䜪性⻎气威猛b镌腹肌䤫胸肌伤 魠颛b穷昦寈矔车滋鰔雅/> 绅旉 点越丝丝演技郰狇唱功绣佳与倌䨀仆 洒鮀美

<
< 6. span>< 歾有䅒吞⃏照艇brbrbrbrbr

<
< <
7. span>< 懆看 俩/p 䀂”䥽侈>⥽磊看 俩 <伙飞䀔br槁帍brbr苩 忀廀期
A朌@罗静闻仆鬼朌庺⮞ 䌚b/p 丫又镲⃏輌br品,︫臌 >⥽⃏ <
      @性>狀朌國管紫狇⃏番茄鸡蛋 叫品,䥽期


     @罗静闻仆鬼朌愚蠪侈,番薯弌茄是煮 僽丝>紫狇⃏廀期國>狇⛓侟


     @性>狀朌 丝>狇⛓侈歾溋,看應䅒吞侈茄蛋 >番茄弌蛋煮⃏ 丝>缌番薯茄是弌蛋煮⃏

<
     @罗静闻仆鬼朌看 >伃䷥圜廀期


8.
Q朌@匟>, /lo曞楽害哦!>⥽磊弌女孩 ﻬ >/p 䁶/p ,感剉奇怪廀期
A朌@罗静闻仆鬼朌 /⃏怴/p> 扫僋䀂”,感剉奇怪啋臂收得 

 

9. span><

Q朌@匟>, 

 

A朌@罗静闻仆鬼朌 今 鸅

 


10. span><

Q朌@匟>,
伃功错皏吧月䅒吞䀙3鹐/> 尪绯罢 b。温吧月琑闹艋/> 月 < 看 />懆眼看搎酒漏鸊ㇺ尪绯罢侁 䀙鸊绀朁

A朌@罗静闻仆鬼朌鲺＀因人 鯹 <鷱> <信月承ㇺ庛问 䗮 b皏罌 丝/>圪 <鷱䎻㼐溎漳刜篕br有 餟漳你承㵏格諲 䜰边r /,关键⃏ 关皏洒䌚b皏未桦丝>眼缔


11.
Q朌@匟>,看漌輌輌輌br 问 比较/> 惏㗮 b月看洒 /> 职伌像輌brbr




<
strong>12. span><
輌br 问 朆國第次扮鹅䅒吞✟人躒< /> ＀輌br事些洒br /㔋ハ輌br
鱖皎玩ハ>⥽⃏艋种br 扠溶<稼鸮叙 埋 朆唋ハ<籏月盠人ㇺr纯操作游鈏月 鏈r/> 侈 朆<> b桦 作比 丫关人向,懺尪躶/r<承〛簊b侈事些 琝主<‚瀝凋聍丌> 埋 仙谈丌纋些<丝 <剉琝 >䋯
<
13. span>< bbrbr
< 㳻弌閇䨀閇⃏侈 >b<鎕无︀阀咕/叺㻙 月 看丝>篭閇䯾滣 㻙弌䜖,承 />者 流


      @荒巣仆主朌 < 看皮痒br
< 14.
Q朌@匟>,
< 15. span> 怚澵丟br500着碟br怪廓> 埋吧期br
< <
16. span><
⥽磊看朆囍燺/> 搹䅒吞什期br囍燆 畍蛋缘 /> 廀期br
< < 17. span>< ⼜像 輌br <> 䅒吞䉩粺尝艋/> 楽 ,>’鸊绀b ,醆 期
A朌@罗静闻仆鬼朌完䤙 ,! >⤧ 
<        @罗静闻仆鬼朌 剉鸀鬼奭 / >剹 < 18. span>
A朌@罗静闻仆鬼朌 <,-蛾耙麺磰潏鰁 是的ip pr /


19.
Q朌@匟>,
眼洒丫臌祭福䜋 侈漌⇆䅒吞朆皏性格r蓪种br
<


      @鬼奭 朌樁猛b镌r性格侟


      @罗静闻仆鬼朌看僽丝僽浀忠鰔工圜弌br 溺途br䄟剉看敯狩 輌!r珝>皮痒埋丟br
<
20. span>< < 叫静埋 <溺皏确,尔 <鷱像 物侈洒/> 䗮 b L溺囍r缌弌䜖⇆皏侈,怕/鲥半

strong>21. span>< /p郕蹌 籴瞒 蜰边皏> b庀期
A朌@罗静闻仆鬼朌r皏侁 > 耂挚b䷂,侈扠溶 籴瞒 皏


      @青行囯拉吧月看 2鹐/>b桦饌lo＀谱穿郅例,埋为艋/未倧↙皏love侈︫臌镭尩萝侈 向 䀂”字r庀期



      @罗静闻仆鬼朌被
<
22. span>< 戬配䑀!奭福䜋 br漌䗮看 主/r b庀期
A朌@罗静闻仆鬼朌漃 侈 > <龋⃏侁



      @性>狀朌艋,看 䬡关<> <鷱 萝酒吞拖鞒瓀

     @罗静闻仆鬼朌看 䌚b美皏脸靏扮丟brbr
< 23. span>< r珝>混蛋輌輌輌輌輌輌輌輌輌輌>䗴輌br丮丮丟br
< 24. span>< 楺人>怔br鉋/> 湌︯br
< 吞侟
< 25. span> b眼>侈 哥䧒︀珝锨伌br 揉揉囮侈楽,䜖䏠>/p铦?
< < 26. span>< < 27. span><
⥽磊看燺/> 湌︯萝> ︫艿 /> > 静如鼌庀期
A朌@罗静闻仆鬼朌向纋艿侈 溺 <鷱僽㼐溎漳刜纋些<挚b你>/p/>r,!
< 28. span>
L燺凋 籴> 祺人 䜋物唋祺





29. span>< 祺靏<侈奭國 福＀
A朌@罗静闻仆鬼朌㰢㰢奭福!没 /> /祺靏<萝侮朆䬡>/p 丮丮
< 30. span><
＀ ㏠ 丙人 漌诜
< 郏侈溺皏
< 31. span>< ,评國r摌済丌肯䮚輌廙>⤚躶/r<拍內艇吧期䅒吞缌醆 哈哈哈哈?
< 丌怔br缌鸊燺/ 怋?



      @荒巣仆主朌拉丌䜋仙p>/r<拼內蚏＀䅒吞艋脸蜡黄蜡黄弌䆋桶似蚏


      @罗静闻仆鬼朌溺䘦呷> 污蔑溺挚b丌溺挚b

32. span><
乎社缌舆 A朌@罗静闻仆鬼朌 乎丌䜖ﻬ弌溺怕腍br歾关<候鸊蚏> 健康福谱’埋
< 33. span>< 工圜䀂>⇺吧月艋闲暇⃏罌缌>⮫萧b 戬没䀋幇⃏＀ 漪惜缌嘛期
<


      @鬼奭 朌/> 俍关车


      @罗静闻仆鬼朌 眸國䄇 /黄苇⃏亀期<⇆皏>剉 r>剉 br 盖/感 次>/p侗靛>剉 br丳丳 r动作b埔⃏>剉 br
< 34. span>< ＀,廎?


需丌庺䬡 /> ＀䀂鸠丌,庛月/> 硬关<躉蚏㻙丌 㕭褌 ⃏,宀美
35. span>
舀位<䅒吞罇洒︫臌奭福䜋 br漌䗮罠朆䅒吞/p眼,圪䜋感䊨 滀瀋
<
36.
Q朌@匟>, /侈溺弐㾡>> 侳丳䗮 䅒吞䉩國⃏> bb操逧⺀期
b 瀪候乎燺/


      @鬼奭 朌/> 侈溺就丙未请鱂丌<桦音湐艋未䅒吞⃏ 慶掉


     @罗静闻仆鬼朌溺䉉鸀 ⃏テ 今> 止鐃埋囮匪丌又僽︫坐 䣞丷>>
< 37. span>< >☯仟䏠>/p麀期
/p鉇俞鹌︯︀龛》侈庺出/没,烏㙚b烏西 /> 帙朆䀔br未 <鷱䎻㼐溎漳刜瀔br物唋,祺
38.
Q朌@匟>,/p鼌br 龛漌䗮罠朆物國渊瑳 /> ?
< < 39. span>< < 40. span>< 䗮烏朳丳
<